首页 > 现代言情 > 玫瑰含雪 小檀栾 > 116、116

116、116

小说:

玫瑰含雪

作者:

小檀栾

分类:

现代言情

更新时间:

2021-11-27

("玫瑰含雪");

hi~小天使,
如果看到我就代表你的购买比例不足哦。  

她怎么记吃不记打呢?

她又把女主逼疯了。

宋莺时欲哭无泪,但这次,她很有尊严的把持住了,
没有露怯到被吓得大退一步。

她牢牢把脚底板黏在地板上,用平静中带着点不赞同的语气道:

“你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吗?”

怀絮道:“有话床上说。”

她停了下,
弯唇笑了:“还是你怕到了床上就说不了话了?”

“……”

宋莺时被她打断,一下子没接上来,
满脑子都是两个女人能在床上干嘛?

不就搂搂抱抱最多啾咪啾咪吗,
也没什么啊,她怕什么?

不对不对,
危险的不是搂搂抱抱,
而是怀絮。被逼疯的她可太吓人了。

宋莺时不再动摇,继续严肃道:

“我就喜欢你不理我,
作为老板,我要对你提出第一个要求是,
你没事别搭理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宋莺时坐在小椅子上,
拿出领导姿态,
恨不得手边有个大茶缸子,
喝两口再呸一口茶叶。

她继续批评怀絮:

“特别是,你在这种事上邀请我,
整个人都不清冷了,
破坏了我心中你冰清玉洁的形象,我不允许。你以后注意一下,
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。”

怀絮重复了遍:“冰清玉洁?”

宋莺时想了想,改口道:“纯情,主要是你很纯情,这是你的人设,
你记好了。你要是再犯,我就……”

宋莺时本想说“我就不喜欢你了”,话到嘴边想起怀絮巴不得她放弃,硬生生改成:

“我就给你延长合同,惩罚你。”

这么说肯定没问题了,宋莺时满意颔首。

她还走到窗边,想把窗帘重新拉开:

“你生病了更要注意通风,怎么这么不懂事呢。”

她一拉,没拽动。

低头一看,怀絮的手也握在窗帘上,就在她下面一点。

米白色的窗帘跟她的手一比,粗糙而黯淡。

宋莺时被手的美色分神一瞬,那只手在她眼下轻轻松开,白皙指尖从窗帘边缘滑下。

她这才回神,把窗帘扯开,打开玻璃窗。

室内光线大亮,宋莺时眯了眯眼,缓和光线变化带来的不适感。

怀絮瞥了眼她。

宋莺时水润的杏眼眯起,突显平日不轻易展现的美艳气场。

她眯起眼时会附赠一个双腮盈喜的笑,她仰头朝窗外,仿佛在用这份愉悦欣然迎接阳光,或者说是迎接世上一切美好事物。

宋莺时的表情感染力太强,怀絮跟着看向窗外。

明明只有漫无边际的阴云,沉沉压着。

风倒凉爽。

想到宋莺时方才说的话,怀絮眸光渐深。

宋莺时说的话她不信,她更想知道宋莺时为什么要这么说、这么做。

这些现在还无从探究,没关系,她可以利用宋莺时的心思,达成她的目的。

怀絮从窗边走开,道:

“我要午睡了。”

她记得这是宋莺时想让她做的事。

宋莺时的动机依旧原因不明,但答应下来,会让宋莺时高兴。

她其实很好哄。

宋莺时转过身面对她:“那我……”

“我入睡很快,你可以在我睡着后再进来。”

宋莺时想了想,这样好像也行,叮嘱道:

“你要多睡会儿。”记得睡足半小时。

怀絮:“嗯。”

怀絮突然配合极了,她答应了宋莺时就很信她,二话不说就出去了。

宋莺时在外面扒了段舞,看时间过了10分钟,故技重施,到门前贴耳朵。

这次寂静无声。

为了防止开门声惊醒怀絮,宋莺时在关门时留了心机,只是虚虚合上。

就算这样,她进来时,床上的怀絮还像察觉到了什么似的,动了一动。

宋莺时立刻停在原地。

看啊,之前那么大动静都叫不醒装睡的人,现在真睡了,怕是一只猫溜进来都察觉得到。

怀絮在睡梦中被惊扰,眉头轻蹙,清冷面容中便带上疏远的轻愁意味,两种极端化的情态融合出难以描绘的美感。

待她眉渐渐舒展,那种冷感的脆弱方稍纵即逝。

宋莺时看了会儿,职业病地琢磨了下,最后只能感叹一句千人千面,怀絮的气质情态是再多表演技巧都模仿不来的。

已经进到房间,宋莺时也不挑,怕吵到怀絮干脆直接盘腿坐下,靠着床假寐。

五月的温度刚好入睡,怀絮睡醒,一时不记得其他事,又躺了会儿才坐起身。

视线落到窗帘上时,她想起睡前的事,视线快速划过房间。

宋莺时呢?走了?

怀絮狐疑地下床。

刚掀开被子,宋莺时的脑袋从床边悠悠升起,她双手扒着床檐,脑袋向上一枕,带着睡意的声音懒散又软绵:

“下午好啊。”

怀絮下床的动作停在一半,忘了继续。

“你在地上睡的?”

2("玫瑰含雪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