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穿越架空 > 寒霜见 不觅苦 > 2. 壹二

2. 壹二

小说:

寒霜见

作者:

不觅苦

分类:

穿越架空

更新时间:

2021-11-29

“卓令主,眼下事态紧急,我就开门见山了。我今日来造访异人阁,皆因小女美娘。”刘兆理了理思绪,重新道出缘由,“我与亡妻有一小女,自小由我娇宠着养大的,闺名唤作美娘,今年二十有一,三年前嫁与了济安方氏。”

“那刘小姐可算远嫁了。”卓霜在心里量了量白庭到济安的距离。

刘兆提及女儿,说话间眼神都开始飘忽,视线也没落在实处:“谁说不是呢……”

卓霜看他回忆越飘越远,出声把话题给掰了回来:“看来,刘小姐远嫁济安,过得并不顺利……”

这招虽生硬,但奏效快,刘兆听后立即回了神,接着交代前因后果。

“这一切都要怪我轻信小人!三年前我刚回到白庭就有人来上门说媒,其中有一个来自济安府,诨名叫孙婆子,她说济安方家的公子一表人材,少年得志,引我心动;又串通了好些本地人一同做戏给我看,蒙骗于我。”

“若早知如此,我怎么会放心让美娘远嫁!来日九泉之下,我又有何颜面去见我亡妻!”

刘兆越说越急,越说越悔。

他本是面净无须的温和相貌,此时却像个即将溺毙的人一般狰狞,眼眶泛红,还在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。

卓霜把事情猜了个大概,心知这事异人阁管不了,所以她对刘举人的话是左耳朵进,右耳朵出,闲来无事还吃起了桌上的栗子糕。

待刘兆冷静下来后,自觉有些失礼,悻悻地拿出方巾擦了擦汗,才继续讲刘美娘出嫁的事。

“白庭离济安相距太远,美娘出嫁时,我身子不适,没能亲自去送亲。她是自个儿坐的马车,走的官道,走走停停,半个月才到济安。”

“美娘嫁到方府后,头一年倒是断断续续传了家书,说夫家对她宽厚,丈夫也当真如传言一般。可从第二年起,我就没再收到美娘的信。”

栗子糕太腻,卓霜呷了口茶漱口,没接话,听着一脸愁容的刘兆说下去。

“我原本猜想,许是姑娘家嫁了人,心思就不在这边了。若非昨日收到了美娘差人传来的口信,我怕是要一直被方家蒙在鼓里。”

刘兆说到愤怒处,左手攥拳“膨”地锤了下桌子。

卓霜没在乎他小小的失态,反倒一瞬间就从他话里抓出了疑点:“口信,只是口信?”

刘兆正在气头上,没在意或者是压根儿没听到她的问题,接着说道:“那方恒痴醉于酒色,第一年还肯装模作样,用花言巧语蒙骗我儿,第二年就原形毕露,直接从青楼赎回了一个歌女,纳作妾室。”

“可怜我小女当时还在反省,是不是自己平日里德行有亏。她心有顾虑,再加上她婆母相劝,美娘只好忍气吞声。”

“可她隐忍之后生活也并不如意,方家母子处处刁难,那小妾也频频生事,美娘不想让我忧心,就没再往白庭传回书信。”

说到伤心处,刘兆眉头紧促,先前压下的情绪一下子又重回心中,几番忍耐,却在此刻终于落下泪来。

他边哭还不忘注意卓霜的反应,瞟到她一副老神在在、事不关己的样子,心中更是悲愤交加。

刘兆咬牙切齿地接着说道:“三个月前,那竖子又赎回来一个。此次更为可恶,他竟想将那妓子抬为平妻!”

“我小女脾性与我亡妻像了十成十,外柔内刚,这次终是抵死不从,最后方家人虽没得逞,但美娘也被软禁起来,与外界断了联系,前几日才千方百计地传了口信,让镖局的人求救于我。”

话至此,刘兆才算把被骗婚一事说了个大概。

一阵话的功夫他情绪几起几落,激得他脑袋晕胀,已不记得要嫌弃异人阁的茶水,直接拿过来一饮而尽,随后半摊进椅子中闭目平复心情。

但他等了半晌,却一直没听到卓霜的回应,只好又挣扎着坐直了去看。

卓霜此时还在和那盘粘牙的栗子糕作斗争,心里琢磨着要跟管家尹先生抱怨下,让他别再买这家的糕点。

她心不在焉的模样让刘兆又开始急躁,但他有求于人,最终还是放下面子,好声好气地暗示道:“令主刚刚可有没听清楚的地方?”

“啊?”卓霜一脸才注意到他讲完的吃惊样子,她先把手里吃剩的栗子糕放到瓷盘边上,随后一本正经地解释说,“方才是听入神了,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”

刘兆不信,她这摆明了就是在骗人。

没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他又试探着问道:“那异人阁可否助某救回小女?”

这回卓霜没装傻,她灿然一笑,道:“帮不了。”

看着他愣在原地,卓霜又道:“您该清楚,骗婚这种事怎么也轮不到我异人阁插手吧。”

“您是做过官的,应当是比我这个半吊子的更通律法。骗婚这种案子并不少见,您大可以去县衙,去府衙,去提刑司报案,去找朝廷做主,去找越国律法做主。”

“异人阁是只管江湖事的特设衙门,对此事怕是有心无力。”

卓霜一番话说得义正言辞,有理有据,把刘兆震慑得哑口无言。

两人都没有说话,静对了一阵,最后还是刘兆先打破了沉默。

他长叹一口气,没了精气神:“我又何尝不知异人阁只管江湖事,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。昨日我收到消息就去了府衙可他们却说没有实证,济安又与白庭相隔太远,不能立案,我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,找来异人阁求助。”

刘兆句句话都说得绝望,即刻就要跪倒在地,冲着卓霜叩首。

“呦!这可使不得,您起来先!”卓霜没料到曾有过官身的刘举人能做到这个地步。

她对他无赖似的举动一时没有防备,倒是一直在屏风后盯着的满子反应得快,跑来搀刘兆起身。

满子把涕泗横流的刘兆扶回椅子上,他看着这个一大把年纪的老人家在苦苦哀求,心中泛起怜悯,再与卓霜对视时眼里多了几分祈求。

这小孩情绪怎么就变得那么快呢,卓霜心里直犯嘀咕。

她招招手把满子叫到身边来,小声询问:“你要帮他?不生气了?”

满子摇摇头,同样小声地回答:“气也没用,世人偏见不在少数,我要是一个个生气,还不得把自己气死。”

满子今年十七,武功在同龄人只算是中上,但他的心思却是难得的通透。

看着他眼中的跃跃欲试,卓霜心里突然冒出了“我家有儿初长成”的感慨,不过眼下不是回忆往昔的好时机。

她歪了下头,越过满子肩膀看过去,冲止了眼泪、正在偷听的刘兆笑了下:“您都听见了吧,是我弟弟怜您一派拳拳爱女之心,想要帮帮您,所以我这个做姐姐的也只好破例一次。”

刘兆听到卓霜终于松了口,抹了把眼泪就又要大礼拜谢,这回换作卓霜出手迅速,直接拦住了他的动作。

她还不忘打趣一句:“您可别再来了,再来一次我怕是要半截身子入土了。我可要和您先说好啊,这事我们管归管,但无论如何异人阁都不会立案的。”

刘兆自然没什么意见,直接点头称是,又要接着发些感恩戴德的赌咒。

卓霜懒得听他讲这些酸话,直接开始给他安排活计。

“刘举人,一会儿你在这里去写两份状纸,一份画押后存档在异人阁,作为凭证,另一份我会找人陪您一起,接着去府衙那里报官,日日不可间断。”

因为此事只算作私活儿,卓霜不好在阁里“抓壮丁”,只好把她休沐在家的直系下属李叔吉给揪了回来,和他好一顿讨价还价,才说动他去刘府帮忙。

卓霜同刘兆说完,又转头交代满子:“小满,那位镖师昨日才到,现在应该还没离开白庭。你即刻动身去找他,问他是从何时何地从何人那里得到的消息,有无什么信物。事无巨细,一一记录。”

“左右最近阁里也没什么事,我和你明日动身,一同前往济安府,探探方家的虚实。”

卓霜这话不但是说给满子听,同时也是说给刘举人听。

如果是进门时的刘兆,卓霜不肯立案,只给他安排个稚嫩的少年来办事,那他心里必定会有犹疑不满。

但满子现在可算是他和女儿的半个恩人,卓霜又把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,还要亲自出马,他自然是百般配合。

几人忙了好一阵,快晌午的时候刘兆才从异人阁出来,还是因为卓霜不想留他吃饭。

刘兆深觉卓霜不简单,年纪轻轻,心思竟如此缜密,他把心里对异人阁内都是江湖草莽的印象减了又减,甚至有些后悔来异人阁求助。

另一边,过了晌午,满子也出了门,他办事利落,花了半天的功夫就把事情给办妥了。

不出卓霜所料,满子从那镖师手里拿回了一只做工精致的金步摇。带去刘府辨认,刘兆只看一眼就瞧出来,这是刘美娘出嫁时她姨母给的添妆。

直至天黑,满子才回到异人阁,也因此错过了晚饭。

卓霜体贴,差人拾掇了饭菜送到他房里,等到估摸着他快吃完了,才姗姗而来。

满子见她进门,连忙把小桌上的碗碟都收拾起来,放上了一个窄木盒,自己也挪出位置。

卓霜也没同他客气,坐在他原本的位置上,而满子自觉地站在挡不住烛火的一旁。

卓霜坐得轻松恣意,满子却站得有些紧张,但又有些自得。这是他第一次被委派任务,自觉完成得不错,可他还是怕自己有疏漏,让卓霜失望。